2017年1月23日 星期一

晨鐘暮鼓~配天宮的建築藝術與風格


配天宮的沿革追溯自清康熙二十六年,布袋半月庄人士林馬從湄州迎回媽祖神像回家,路經過朴子溪南岸樸樹下歇息後欲啟駕回程時,神像卻變得沉重無法移動,後只得按媽祖的意願鎮守在此。


由於當時在樸仔樹休憩,並以此初建神廟,所以稱作「樸樹宮」。之後聚落以本宮為中心向外發展,故朴子舊稱「樸仔腳」,即是得名於此。康熙五十四年間全面改建中殿及拜殿,乾隆三十六年重修廟貌,奉諭旨敕賜「配天宮」,從此,樸樹宮便改稱為「配天宮」。



嘉慶二十年,王得祿公暨其如夫人林氏捐獻鉅金擴建神宮,同治四年再予重修。民國三十六年,再由各界捐款興建鐘鼓兩樓及擴築後殿。民國六十四至六十六年興建香客大樓,民國七十年改建東西廂房。民國九十二年因配天宮具文化資產保存價值、建築史上之意義,有再利用之價值及潛力及當代地方營造技術流派特色,因此獲指定為古蹟。


做為見證歷史長流的古廟,配天宮的建築,反映了一個時代的生活方式,也呈現出人和自然的和諧交集。配天宮作為嘉義縣沿海地區的信仰與經濟核心,灌注所有前人心血,在建築工法上也匯集當時所能運用到的先進方法。配天宮整體格局是一個如畚箕狀內寬外窄的形狀,被理解為可以匯聚來自各方的靈氣,核心主體結構在三川殿、正殿、後殿,這裡是木材與紅磚,正殿左右兩旁有鐘鼓樓,晨鐘暮鼓。配天宮後來擴建兩鐘鼓樓,就運用洗石子工法。


另外,配天宮亦採用堆塑工藝,這是一種複雜的工法,主要做出人物半浮出牆面,上厚下薄,產生立體感。配天宮的建築也採用了對場作的方式,將廟宇分左右兩邊讓師父在施工中發揮各別的創意和技能,因此不難發現廟宇的瓜筒、獅座、垂花等,左右不同,非常有趣味。


配天宮蔡草如門神列入文化部審定的一般古物,一來技藝精湛,具藝術價值,二來蔡草如傳世門神彩繪稀少,具稀有性。蔡草如是台灣至今最有名的傳統寺廟彩繪畫家陳玉峰的外甥,師承名門,故台灣美術史蕭瓊瑞教授認為蔡草如的寺廟彩繪成就,是近代中國、台灣的第一把交椅。配天宮原有的蔡草如門神彩繪已收藏,而新的門神是陳壽彝所繪,因為火起中殿,所以三川殿的門神無損,這都是不幸中的大幸。陳壽彝先生畫作結束不久後仙逝,所以配天宮的門神彩繪也是陳先生的最後畫作,意義非凡。


一般交趾陶技藝主要裝飾於寺廟之規帶和牆面與富豪大宅地之裝飾牆面上。題材豐富,寓意深遠,主題常圍繞於傳統民間故事傳記,以勸世教化、祈福眾生為主。因交趾陶較脆弱,易遭人為破壞,多設置於寺廟高處,分佈在門廊外側兩旁的水車堵上,這兩處交趾陶均是利用泥塑彩繪當背景,搭配前景交趾陶人物塑像黏貼,成為交趾陶飾帶。


配天宮的歷代廟方主事者,曾聘請了當時最高手藝的大師為配天宮展現具有高度藝術價值的創作,先有葉王,後有洪坤福和林再興,這些藝師無一不是交趾陶界的泰斗,尤其是葉王更是屬於國寶級的人物。配天宮的交趾陶有很多特色,譬如一般扛廟角是苦力的外國人,是統治欺侮過台灣的紅毛仔,這裡卻是斯文的外國人和穿西裝的日本人。細細欣賞,還可以找到不少的另類創作。


配天宮約一百年前重築大殿,邀請了全台灣有名的陳應彬老師來設計,同時也邀請另外一位大司郭塔對作,用中心線分開一人一邊,採對場作的方式。所謂對場作,是台灣傳統建築在建造過程中,左右兩邊由不同的匠師傅分別獨自建造,合力完成這一座建築。



特色就是建築左右兩邊相對應之元件,尺寸相似,但形狀、樣式、手法卻各異。說穿了,對場作有著較勁的意味,好處是由於兩方必有風格上的差異,因此增加了建築的可看性和豐富性,而且為了展現自己的功夫,設計師也必會盡力而為,但這樣的對場模式,若不是廟方有一定的權威性和代表性,怕是難以找來兩位旗鼓相當的師傅。現在在配天宮的三川殿,即可看到左右兩個不一樣的倒吊花籃,這就是對場作的作品之一。另正殿上方的斗拱,風格不同,卻又能互相融合。三川門上的紋飾,陳應彬喜愛以螭虎和草龍雕刻作為設計主軸,郭塔偏好以人偶、如意花紋為裝飾。


會說故事的彩繪師-王妙舜,早期從事電影看板畫作,之後成為府城畫師潘麗水大師的徒弟,配天宮的彩繪畫作,在王妙舜大師筆下的人物或是色彩的繪製方面,都可以看出大師作品下筆的線條敏捷有力,用色具體鮮明,所呈現的故事內容讓人一目了然;大師利用巧奪天工的畫法,除了有生動的歷史故事,以及孝道尊親的二十四孝以外,更將耳熟能詳的配天宮媽祖顯靈神蹟一一呈現,這些故事都是代代相傳,來配天宮走走的朋友不妨抬頭看看樑柱的故事,體會大師寓教於樂的畫風。


另外配天宮古蹟修復的廟宇彩繪方面,除了山水、花鳥、博古、人物彩繪外,又包含字帖相互搭配,述說著一段與朴子的文化密不可分的歷史。朴子早期就有成立詩社-樸雅吟社,當時詩人與書法家很多,書香洋溢,文風鼎盛。古蹟修復本來就是文化資產的保存,不只將現有古蹟、文物加以維護,更需要將在地文化延續下去,所以在古蹟修復方面特別加入字帖來呈現朴子在的人文,這也是與其他宮廟不同的地方,大家一起來細細琢磨出自在地朴子詩人題詞的博學與書法家瀟灑揮毫的精湛,一同與配天宮記載歷史。


通常一座傳統的寺廟必須要有五步齊全:石雕、木雕、交趾、剪粘、彩繪,缺一就五不齊全,大多為立體半雕的工藝品。剪黏是傳統建築上的一種裝飾技術,主要技法是剪與粘。剪黏又稱剪花、堆花、堆剪或貼瓷花等。依技法來說,剪黏可說是結合泥塑、陶瓷剪裁、鑲嵌、陶藝、彩繪等工藝。


傳統建築中的剪黏多用於屋頂,包括屋脊、上馬路、下馬路、堵頭及堵仁等處以及牆壁的壁堵,包括墀頭、水車堵等處。剪黏的表現手法,具有平嵌、浮嵌、和圓體嵌等。剪黏藝術指的是傳統在廟宇的屋脊上,運用了許多色彩繽紛的瓷碗片創作,作法是先以鐵絲做出骨架,再用灰泥塑造坯體,後將瓷碗剪裁成的構片,黏著於坯體表面。


配天宮的剪黏作品,在北港人稱「北港許」的老藝師許哲彥大師,師承有「五虎將」稱號的江清露大師,為剪黏藝術中的佼佼者,擅長以陶瓷瓦片為原料的剪黏,將不同顏色的陶瓷瓦片剪裁成各種不同的形狀,在大師的巧手之下,每個陶瓷瓦片似乎都知道自己扮演的角色,一一的拼湊出代表性的歷史人物,每個人物炯炯有神,有如從故事中走出來。


民國三十六年起的第五次重修,歷時五年竣工,鐘鼓樓受當時洋風建築的影響,配合歐式建築特色,牆身表面以日治時期引進的洗石子作為裝修材料,外圍欄杆圍設計幾何圖形,一樓柱頭裝飾卷渦與毛莨葉,為簡化式的科林新柱式,顯示光復之初,仍延續著日治時期的施作習慣。屋頂為傳統複合式,上檐四角,下檐八角,立面牆壁裝飾泥塑,上方的圖騰是佛手瓜和石榴,佛手瓜是取諧音為「福」,石榴因其果實有很多子,所以稱為多子多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作者

張煒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景點語音導覽   華文創APP下載】
Follow us on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hearhere.tw

追蹤我們的粉絲團,聽更多精彩有趣的故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