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0日 星期四

沒有人權的臺灣? 景美人權文化園區


10月10日,中華民國的國慶日、是全球反死刑紀念日,也是江國慶的生日。
江國慶因為出生在10月10日,因而取名為「國慶」,
1996年,因為一起女童姦殺案,年方20的江國慶慘遭刑求。軍法起訴後,隔年,槍決。
2011年,軍法法庭再次宣判,江國慶,無罪。
但是江爸爸、江媽媽的國慶,再也沒辦法回家了。



除了江國慶,或許你還聽過鄭性澤、謝志宏等人,這些都是等待冤獄平反的人。
現在,還有機會救援、還有機會聽見他們的聲音。
但若將時空拉回1949年到1992年,歡迎來到沒有人權的臺灣,
歡迎來到景美看守所--景美人權文化園區。



1957年,軍法學校成立,校址為今日園區範圍。經過幾次人事、建物的變動後,景美看守所落成,警備總部軍法處及看守所由青島東路遷移到這裡,這裡自此具有「審判」、「服刑」、「移送」的三種功能。

近年來前行政院文建會在這設立「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希望將過去的歷史凝結,提醒臺灣人莫忘白色恐怖,也見證臺灣邁向民主化的過程。


美麗島事件的審判法院,陳菊、施明德、呂秀蓮待過的看守所,羈押(據說是)策動江南案的汪希苓,可以說是景美看守所最為人所知的事件。但景美看守所裡,默默無聞的人、默默消失在這個世界上的人,總是比較多。





景美人權文化園區的入口,由簡學義先生設計。平地拔起的水泥高牆,暗示禁錮和隔離的雙重象徵。讓人緬懷當年人權鬥士犧牲個人歲月,換得民主自由、種下希望種子的成果;也暗喻著白色恐怖的年代,人與人之間疏離、惶恐、不信任的情緒,而這樣的爾虞我詐、猜計陷害正是人權發展過程中的障礙。





第一法庭就是當年美麗島事件為期九天軍事法庭的地方!小編第一次走進第一法庭的時候是10月某個週六的午後,光影扶疏、就像走進國小低矮的禮堂一樣,非常難想像這裡曾經是民主的戰場。
在空間的展示上,第一法庭以美麗島事件的法庭為復原依據。照片中人擠人、獨裁擠著民主的場景貌似不復存在。小編坐在記者席上,想,35年前、美麗島的臺灣到底是什麼樣的光景呢?如果生在那個年代,要擁有多大的勇氣才敢走上街頭呢?會不會被抓走、默默無名倒在一片血泊之中呢?





這樣說或許有點荒謬,但是小編走進去軍法法庭、看到審判席的時候真的被嚇哭了。像小編這樣平常沒有做什麼大的壞事(好啦有做過小的壞事QQ)、也很久沒有欺負同班同學、也沒有打過弟弟、妹妹、爸爸、媽媽、哥哥、姊姊的人,走進去都被這麼壓迫的空間嚇到哭出來了,何況是那些被冤枉、被威脅、生命可能隨時不保的平民呢?

這裡總共被分為三個隔間,分別是第五法庭、第四法庭和偵一庭。為什麼平民要接受軍法審判呢?因為當時戒嚴的關係,任何大大小小的案件幾乎都由軍法法庭審判,因此許多平民的刑事案件也多由軍事法庭審判。由於軍法法庭速審速決和不公開審判的特性,所以平民受軍法審判是非常大的人權迫害。

除了空間的復原展示之外,牆上和桌上也多有臺灣白色恐怖時期的知名案件、和當年的剪報、自白書的陳列,可以幫助大家多了解一些曾經在美麗的臺灣上發生過的故事。




汪希苓軟禁區。大家聽到這個名字會不會感到很有趣,似乎有些端倪可以瞧瞧。
汪希苓是誰?為什麼別人都關在一起,只有他一個人獨立關一間?又為什麼是軟禁呢?

江南案,發生於1984年10月15日,華裔美籍作家劉宜良(筆名「江南」)在美國境內遭中華民國國防部情報局僱用的黑道份子刺殺,雖然中華民國承認江南案為情報局官員主使,但仍強調是情報局官的個人行為,並非高層授意,逮捕了情報局長汪希苓、副局長胡儀敏、第三處副處長陳虎門等人。

其中汪希苓被判無期徒刑,景美看守所另闢軟禁區給汪希苓和胡儀敏同住,房舍四周有約莫一人半高的牆與看守所做為區隔。軟禁區內部設備完整,有書房、客廳、寢室、庭院、傳達室等,汪希苓在此渡過了三年半的牢獄生涯。相較於其他的押房,舒適程度不在話下。目前園區沒有開放參觀,因此只能隔著鐵門遠眺。至於江南案的結果,劉宜良遺孀崔蓉芝指出,事件並沒有水落石出。










咦為什麼看守所裡面會有宿舍啊?
景美看守所原本是軍法學校,後來改制,學生宿舍也被留下來改做其他用途。現存的六間兵舍中,有一間做為會議室、一間休息室,四間展示室,不過其中一間展示室正在整修中。兩間展示室為常態展區,主題分別為「歷劫的百合:園區歷史暨史料文物展」以及「壓不扁的玫瑰:獄中文學、藝術、電影文化展」,展示了非常多當時的歷史文物,還有相關的文學作品。還可以在「壓不扁的玫瑰:獄中文學、藝術、電影文化展」裡面模擬被觀進牢房中的感覺。

小編親自試了一次,低矮的牢房口並沒有造成太大的壓迫感,只是如果比較高的人需要用爬的進去。

雖然往外看就可以看到展覽的空間,但是一舉一動都被監視器拍下來,投影在螢幕上,彷彿就有個人在遠處看著監視器冷笑一般。另外,全黑的空間、小小的鐵窗、模糊的燈光,壓迫感不斷襲來。





軍情看守所是國防部軍事情報局於1980年代興建的小型看守所。

軍事情報局的前身為保密局,主要負責中國情報、海外特務,但也常處理台灣內部之特務行動。軍情看守所內部有四間押房,為押解人犯的地方。後來軍情局改為囚禁特殊人士的看守所,因此改名為軍情局看守所。因為美麗島事件而遭逮捕入獄的立法委員黃信介也曾囚禁於此。目前軍情看守所內部也不開放,只能從外面觀看。




中正堂為軍法學校的禮堂,後期設置了羽球場供官兵娛樂,近年來改設為舞蹈排練場、藝文展覽和表演的空間。往裡面仔細一看,長得幾乎和小編國中的體育館兼禮堂幾乎一模一樣,可能是那個時代的建築風格吧!




獬豸中國古時傳說中的神獸,喜歡住在水邊,天生就有辨別是非,公正不阿的本能,所以自古就被視為正義神獸。是憲兵的勤務臂章上繡的圖樣,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官的法槌上也有獬豸圖案,也是首爾的市吉祥物。

而這個水池是由當時被監禁的政治受難者林池所設計製作,取其「主持正義」寓意而建造此獬豸水池。不過,理想上是這樣,但在當時沒有人權、冤死不斷的社會政治環境之下,設立在景美看守所內的獬豸水池,也是顯得挺諷刺的啦。






仁愛樓是主要羈押嫌疑犯的所在,60年代同時囚禁軍人與非軍人,戒嚴時期許多政治犯皆羈押於此。未油漆過的灰色水泥、擁擠的廊道、被框限的場域,抬起頭來淺淺的一片藍天,就是許多外役的人生的絕大部分時候。但更多的人,莫名其妙的進來了、莫名其妙的被抓出去槍決了。


「無辜的人被判有罪,你我都是謝志宏。」這是平反冤獄協會在謝志宏舉辦的聲援活動標語。
也許距離現在感覺很遙遠,但過去那段時間中的每一個人都可能是謝志宏,
他們可能因為各種珍奇異獸般荒謬的理由而被抓入牢獄中。


將過去的歷史攤開在陽光之下,
景美人權文化園區(或者他的存在本身),又真正人權了嗎?自2009年以來,爭議不斷,
誰是政治犯誰被稀釋了?誰被扁平化了?誰的角度誰的立場誰的歷史可以原諒嗎?又該原諒誰?
景美人權文化園區為白色恐怖的歷史開啟了一個角度和觀點,但是請記住,
不要讓任何人的觀點,成為你的觀點--


歡迎來到景美人權文化園區。
歡迎來到沒有人權的臺灣。






【軍事台灣 延伸閱讀】

志在衝天,捍衛戰士的起點是岡山





Follow us on Facebook  
追蹤我們的粉絲團,聽更多精彩有趣的故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