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5日 星期六

副都心生態綠帶,塭仔底濕地公園


新莊地區曾經被譽為台北穀倉,每年生產的稻米佔臺北總生產量一半以上。
民國70年代,輔仁大學附近仍是滿地的稻田與荷花。自新莊地區開始副都心計畫,
漸漸變成了現在望眼可及都是正在建設中的高樓大廈....

塭仔底濕地公園是新莊地區唯一一個綠帶公園,除休閒遊憩之外,還兼作生態復育與防災滯洪。

塭仔底公園的中央是一個非常大的生態滯洪池,在靠近中華路三段的部分則有不少硬體設施,例如兒童遊樂區、噴泉、造型涼亭、休憩廣場和溜冰場。









這次小編來到每個月固定的塭仔底生態導覽,製作護樹還一起保護植栽,同時認識原生動植物與外來種的侵襲。這是新莊社大溼地服務隊的隊長謝大哥!今天就是要請謝大哥帶我們認識塭仔底濕地公園喔!



首先,我們製作了護樹環!為什麼要有護樹環呢?因為使用機器除草時,常常不慎攻擊到附近正在成長中的小樹木,導致小樹木還未長大變成大樹時就枯萎了。



把水管製成的護樹環套在樹幹的底部就會變成這樣,有效的保護樹木不被除草機環狀剝皮喔!雖然單看護樹環很華麗,但是平常都被深埋在草中很不顯眼呢。



接下來鄭大哥帶我們認識外來種,像是大花咸豐草、菟絲子以及含羞草。讓小編超驚訝的是,原來含羞草是豆科植物!他的種子就是像豆莢一樣,是一顆一顆的喔。




這些是志工隊的大哥、大姊,他們每個月都會來整理這裡的環境。





仔細往圖片的中間偏左上看,會看到一個灰灰黃黃的物體,那是黃腰虎頭蜂的巢。有點模糊,因為那是小編在安全距離之下拍的。黃腰虎頭蜂是所有虎頭蜂之中最常叮到人的,並非特別的殘暴,而是他們喜歡在低海拔的住家屋簷下或樹叢裡築巢。既然比較常遇到人,出事的機率自然就比較高。


志工隊的大哥發現了這個虎頭蜂窩,打算在夜晚時和消防隊共同過來摘除。「其實可以不用摘的。因為我們既然要做生態,就要對生態有一定的容忍。但是這個巢築在步道旁邊,很容易發生危險。當我們在討論生態的時候,就要想到人類和生態之間的平衡。」





這些湖畔植物有些是新莊的原生種,有些是從臺灣其他地方的作物在此復育。但大哥說,「嚴格上這些復育的作物也是外來種,但是臺灣其他地方沒有人要做,所以我們就拿來做了!」


在這句話語中,見證了大哥對於臺灣生態的憂心與熱情。
大哥還說,這個公園並不美,它並非「景觀上」的公園,而是「生態的」公園。確實,小編第一眼看到公園中的滯洪池時愣了一下,這個公園和那些修剪整齊的景觀公園不同,這裡的草超級雜亂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現代人高喊著生態時,對這些原生植物有多少的容忍?
現在所謂的美麗、那些園藝造景,早已被文明馴化,強迫著植株往特定的方向成長、恣意的彎曲他們原本該有的路徑。滿足了人群,但卻壓迫了那些有著樸實外表的植物。

而看到志工隊的大哥所作的,讓我覺得看見了就是真正的生態~ 讓土地真正的主人,在屬於自己的土地上,生長與自由,迎向每一道輕輕拂來的風。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