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2日 星期四

【日光暖暖】台南好風好水博好運之旅 │ 達人帶路


幾年沒有來到台南,
此行由日光暖暖工作室應中秋時節、結合總趕宮"博餅"的習俗;
將風神廟(風)、總趕宮(水)意象結合,組成一條慶典與文化故事交織的吉祥之旅。

風神廟


台南早期文學家徐丙丁在他杜撰的章回小說-小封神裡將傳說與地方結合,故事裡眾神紛爭不休,玉皇大帝找尋訂定諸神功過之處,最後便選擇了風水好處、並建立風神廟。

實際上,風神在清朝,因為當時海上船隻仍仰賴風力航行而被視為是旅行之神,而在風神廟前接官亭牌坊處,就是早年河港位置。

在清朝時,風神廟兼營喜宴、會館住宿,規模盛大;然而日治時期市街規劃而拆除大部分建築物、現在的規模是1924年由當地仕紳重新建立,而現存的清代古物就只剩下雕像與文物。

風神廟主祀風神,有別於隔壁西羅殿為人格神,風神是自然神、由自然的形象幻化而來,因此廟的屋頂沒有雕刻人像、讓風神可以隨時飄上天;也因此在風神廟問事情需要先詢問神明是否在廟裡!!(不然神明可能乘風出門去啦)

另外,風神廟裡的神像介紹,中間為風神、右方雷神、左方電母。當時大家把雷神說成雷公,廟方糾正:其實雷公是有翅膀的,廟裡的形象沒有翅膀,是名為雷神。三者都是自然形象轉化而來的,是否跟你們想像的雷電與風有相關呢?


風神廟接官亭牌坊


風神廟前接官亭是現存四座接官亭石方中規模最大的。早期風神廟的接官亭牌坊前方是一條
河港-稱為南河港;清朝的大陸官員自福建橫渡台灣海峽、進入台江內海並自鹿耳門上岸、轉乘小船後便是在此由台灣官員接待。



由地上設計後的鋪面可以大約想像到早期南河港的水陸位置;而南河港只是"五條港"其中一條、在當時台南是漁港、市街繁華的地帶、也是舊台南府城的第二道門戶。現今河道陸化,台南早期的樣貌都只能從地圖上的市街規劃與古地圖對照、才能勾勒出模樣。


光之廟宇-夜間的風神廟


由國際知名的燈光設計師-周鍊設計,風神廟至接官亭夜間煥然成為另一種模樣。


由於風神為自然神、形象溫和,並且相較於常見的白光炫目而無法直視、鵝黃色的燈光給與人親近、溫暖的感受。因此風神廟、接官亭廣場全用黃色溫暖的光打造。設計者希望廟埕回復到過往聚集人的功能、並且希望能藉由相關文物-牌坊、石碑、香爐等等...光的聚焦和突顯,將整個廟宇的人氣重新聚攏回來、增添廟宇廣場給予居民的安全感和認同感。


小編身在現場,發現燈光照射之處,許多文物與結構的輪廓和紋路都凸顯出來,暖暖的燈光有著吸引人停留的力量,並減少了角落的視覺死角,加上新裝設的燈籠新潮然不失古風、並且和梁柱香爐融成一片和諧,整體的設計讓人驚嘆燈光給予建築物的不同面貌與新感受。


西羅殿


台南西羅殿主祀廣澤尊王,與風神不同、是由人得道成仙,成為人格神。


如果看見廣澤尊王塑像,會發現一隻腳盤腿、一隻腳垂地;在傳說裡當廣澤尊王即將升天以前,一說母親、二說是叔叔,不捨得他離去而捉住一隻腳。後人根據此故事塑像;且當尊王成道前發願希望能分辨世間善惡,因此形象上有一對炯明大眼。

到訪當天廟外十分熱鬧,聽說是遠來的進香團,下午來訪的陣頭由超跑開道、後面的傳統陣頭熱鬧相迎,鞭炮大作,附近多了平時未見的攤販,還搭起了辦桌的棚子;至晚上再訪,晚夜結束、廟前開啟音樂會、舞台面向廣澤尊王,久未看見廟會風光,在此感受到台南濃厚的慶典氛圍。




海安路

海安路可以說是浴火重生的街道傳奇。
海安路當年經營地下街失敗、緊接著影響到地上物的拆除進度、讓兩側多了許多拆除一半的閒置建築物。


以此樣貌荒廢十年的海安路,在學生和藝術家的巧手改造下,又逐漸轉型成為台南老西區的焦點。現在,隨著租約到期與藝術裝置開始斑駁,上一代的作品逐漸替換,經典的藍晒圖退場、但緊接著新的作品會陸續登場。

而海安路也成為了燒烤、熱炒等../餐飲店林力的商圈,白天是寧靜的藝術街道、夜晚則成為新興的聚會場所、作品一一打上燈光,迴異於白日樣貌,年輕了原本老舊的建築樣貌。由創意活化的力量由此蔓延到接下來的正興街、西市場,還有周遭的神農、康樂街,老區復興的能量令人驚嘆。


西市場

西市場是日治時代早期規劃的兩座菜市場-東市場、西市場中,規模最大的市集。


當時東市場攤家維20間、然而西市場已經進駐了近百家的攤商,可見得當時盛況。而早期西市場可不是我們所想、單純只是菜市場,他還是高級百貨市場,姊姊的嫁妝、棉被,還有爸爸喜愛的鋼筆,還有市民、布行需要的剪刀、工具,南台灣頂級百貨都齊聚於此。

許多台南人在這裡嘗過繁華與家鄉的滋味,和老闆熟捻地打招呼,笑著訴說她與老闆的記憶。






市場走過繁華、在衰退時期不一定要將之全面除去而更新,蜿蜒的巷弄裡有正在新裝潢的布店,老裁縫的手忙碌而沒有歇息與癱瘓,轉到飲食聚集區更可以找到新舊店家與面孔的綜合,白髮蒼茫白底紅字的招牌、黑板粉筆字和專心經營的青年,在西市場你可以看見老空間的另一條出路。

或許老店家比不過時代與產業潮流一個個逐漸淘汰,但新的產業會逐漸填滿空缺;那此刻西市場還是老在地人的老市場嗎?

或者可以換個說法,此刻的老市場是現在年輕的我們的記憶,也是未來西市場可以再度回味的故事。總有一天我們也會變成老在地人,新的蛋糕也可能成為蛋糕老店。所以別為老人的逝去傷心。延續西市場的生命,才有力氣將故事說到下一代


若你抬頭向上看,可能會看見二樓的窗戶;其實西市場樓上是住家,也因此西市場既是市場也是社區,生活百態與訪客交織川流。市場在頂端開了通氣孔,走進市場裡不會感到過於炎熱。對比於南部彷彿熱帶的天氣,無怪涼爽的室內會讓以前人有進百貨公司的感受。


西市場飲食

台南的飲食能在台灣擁有一定的口碑、甚至遠名國外,我想這是眾所周知。

口味是主觀的,但來台南飲食的感動在於:經營者的性格,飲食的環境貼近街道的活動,從常民的文化鎔鑄於店鋪、街道、澆淋於食物上,讓每一次飲食經驗都像是閱讀一篇故事一樣有不同的感動。


阿嬤的泡芙是將奶油夾入泡芙麵包裡,像波蘿油的吃法。


昏黃的招牌,隔壁為魚市場,在飲食中有市場獨特的涼爽和氣味;瓷碗交撞鏗鏘,在地人騎著車就停在桌邊、有些人特愛吃辣、將大片甜辣醬覆蓋在乾麵上,稀哩呼嚕一下子就把麵吃完了。


在地人熟知的江水號、或者外地食客慕名來的純薏仁,都匯聚於西市場飲食最集中的地方。

幾年沒來、新的商家與年輕的面孔更新、也多元了這附近的飲食。從中興街的蜷尾家開始,就看見許多新林立的店家、和老牌的飲食並立。如同方才說飲食就像故事一樣,在這裡飲食更像開始看一齣創意的紀錄片。沒有玻璃窗別野出餐廳的絕對領域,你坐在店裡飲食同時更是坐在市街裡飲食。


我們在接近打烊時在凰商號點了一份套餐,凰商號的飲料和蛋糕用來自關廟的鳳梨和健康的食材手工製作,對面的姊姊來找年輕的老闆聊兩句,純薏仁的老闆收攤、將椅子疊在桌上、有位小朋友牽著大人的手走進市場。他們不在窗外、就在你身邊,緊密地、真實地活著。

將台南常見的鐵花窗翻轉成界定空間的天花飾板,燈掛於其上,映出模糊的影子,
同時又做置物架、可以將相關工具順手懸掛,在實用與美感同時貼合在地特色。
西市場就是這樣一個地方,新店家在老市場紮根,傳承了用心經營的台南精神、也善用了台南飲食環境的特色,最後加上自己獨特的創意與美感,做出令人感動的成果;而老店家並沒有因此老朽,不同年代的老闆共同持起鍋勺、寶刀未老地延續記憶的味蕾,新舊故事在這裡供你選擇,品嘗新奇或傳奇。
這就是台南飲食的魅力。


香蕉倉庫


最早期是漁會市場、接著慢慢成為蔬果市場,當香蕉成為出口商品主流的時候,這裡又轉成為儲放香蕉的倉庫,偌大的倉庫當時都存放著香蕉,可以想像香蕉王國的盛況。

不過好景不常,當國外逐漸不再進口台灣香蕉之後,香蕉出口業逐年萎縮,倉庫也跟著荒廢,現在僅由一對賣粽子的老夫妻守著。早期水泥蓋的攤商檯面、催熟香蕉的空間都還留著,只是覆上了一層灰。

在2015年,兩位攝影師以西市場故事為主軸、以香蕉倉庫做展示基地,這才重新將老倉庫賦予新身分,人潮也順利從復甦的西市場引入灰塵覆蓋的廠房。期待在展覽結束後,香蕉工廠能夠以新面貌加入西市場的轉型,讓我們期待他的下個時代吧!
<<拾光>展覽時間:
每天10:30~20:002015.7~2015.12



延平大樓



曾經容納了餐飲、百貨、飲食,還有當時轟動的延平戲院,在五年級、六年級的記憶裡,這裡曾經是台南最繁華的地方。

如今只剩下空蕩蕩的模樣。近年來政大書局排除萬難地一一買下一樓與地下一樓的產權,因此現今一樓又再度與周圍的商圈接軌、也跟著繁華起來。在地人說:有時老建築不一定不中用;只要將新的點子帶入,他就能找到原有的生命力,看看新舊商鋪揉雜的西市場,真心希望延平大樓的紛爭能早日解決,再增添西區的活力亮點。




中正路



中正路與西門路是台南輻輳的交界,細數存在於此的建物-從老市場、延平大樓與周邊銀樓聚集的商業看來,的確是台南最繁華的路口,曾經這裡好幾次出現了"店王、就是價值最高的店舖。

中正路舊稱末廣汀,是日本人規畫以商業為主軸的計畫道路,曾有台南銀座之稱。在導覽小姐的映象裡、過年時期會從西市場一路遊逛到中正路,那時也是外國人來台南玩時、想找尋手工藝品的地方,那是當時台南的逛街去處。

如今台南人說到購物,新光三越與大遠百取代了台南中正路;記憶裡的中正路店舖也消失了、銀行接著遞補中正路的店面。一條路,說明了城市與人變更的速度,某些老地方幸運地留存下來-就像接官亭與風神廟;有些則只能從微小處才能找到舊時的痕跡,就像中正路一樣。


五瘟宮與總趕宮


從中正路往五瘟宮和總趕宮的路上,我們走入狹小的巷子,傳來陣陣紅茶味;這裡又藏了一間只經營紅茶的人氣店家,與充滿性格的風格;過了店家之後豁然開朗;眼前出現兩座廟和一座廣場,廣場有一顆修剪後的老樹、還有辦桌一般鋪滿廣場一半的圓桌子。與中正路以巷子短短的隔離,就感受到台南的個性,遊走在商業都市與傳統聚落之間,多元並存。

五瘟宮祭拜的是五瘟大帝。

五瘟分別為、蟾蜍、毒蛇、壁虎、蜘蛛、蜈蚣五個灑撥瘟疫的毒物,而五瘟大帝就是鎮壓這些瘟疫的守護神。守護神背後的故事,相傳為五位為了避免鄉民遭瘟毒所害而殉難的五位書生(另一說是五位小孩)。而五瘟宮最熱鬧的時節是農曆五月五,即端午節。(都有五這個數字)立雞蛋、發放午時水。若將此刻的水帶回洗浴,能解除受毒素所害的疾病。而五瘟宮也從一座民宅的基礎、慢慢有了現今廟宇的規模。


而關於總趕宮,是主祀軍艦守護神倪總館,明鄭時期是水師(海軍)的守護神,而中秋博餅的習俗也是由當時來自福建的水手們在此承先啟後,所演變成現今的在地習俗。該廟在2000年的整修也是臺南第一座由政府輔導私有古蹟修復的廟宇,儘管鄭氏王朝不再,香火至今仍然不滅。


博狀元餅

源於明鄭時期、泉漳一帶軍民帶來的中秋活動。

在那個軍民佳節倍思鄉的年代,節慶的慶祝活動是安撫人心的好方法。帶點賭博意味的活動,總是能夠轉移緊繃的時代壓力、將注意力放入骰子、暫忘世事。以往博狀元餅多在總趕宮舉行;近年博餅活動中斷一段時期,於是帶路的導遊就在總趕宮前自辦小型的博餅活動,貼合在地中秋習俗。


博餅以擲骰子的點數為工具,普遍都用一個大花碗、在碗裡擲三個骰子。當天活動則以丟大骰子為活動方式。


博餅的遊戲規則,要擲到符合的點數才可以獲得獎賞。而獎賞自古以來即是依不同的位階而得到不同的月餅;最大的獎賞是狀元餅、同時也代表博到了新一年的好運氣。

實際遊戲狀況來說,要擲到符合條件的骰子、尤其同一個花色的機率真的很低。大家擲了幾輪都還只能停留在秀才,最後不得不小小更改遊戲規則,才好不容易才能擲出勝負。小編想,如果有人在慶典時真的能擲出三排相同的花色,那肯定是超級幸運的人了。


小編獲得的秀才獎品,是一幅台南古河川地圖,由台南一中的師生研發,需要沾水才能將河道圖顯示出來。象徵的這些被加蓋的河川至今仍活在看不見的地底下,並希望有天老河川能重建天日。

總趕宮前的博餅活動頒獎典禮

結束博餅活動,同行的夥伴與小編聊起了鋼筆的興趣,她的爸爸也是一名鋼筆愛好者,於是她也間接想起在這一帶有一家很老的鋼筆店。


就這樣,我們一行人由她依循著記憶,拐入台南小巷,終於在羊城餐館對面看到泛黃的、白底紅字的招牌:文川、鋼筆、打火機。

一道拉下的鐵門中開一小門,門後略顯年紀的老玻璃櫃裡散躺著幾隻絕版鋼筆,同好們眼睛齊亮、像找到寶庫似的在櫃前擠成一團。對面羊城走出一位小姐,向我們吆喝著。一問來者是心地單純的同好,這才笑了出來。她是老闆的女兒,而老闆則目前生病,所以關上店門。沒有廣告,曾有欲低價收購而高價出售的投機客想買下整店的稀有鋼筆、被老闆嚴正拒絕而驅之別院。

老闆女兒讓我們到店裡看一回,不過國王沒有在城堡,所以也只能先喬著店裡的寶貝了。走出有些沒落的巷子,文川的招牌有些灰暗得模糊。不只台南,全台灣都有不同的、對一項事務熱愛的人,在沒有多大名氣的店裡守候,等待著同好前來、珍惜和傳承他的所愛。


離開了舊文具行,一行人獲知了西市場內有新的鋼筆基地,一行人再度鑽入老市場,穿越老裁縫與五彩布行,在一條較陰暗的巷子裡,一間店突兀地散發柔和暖光;一接近、店裡聚集了不少年輕人。新穎的文具展示在溫暖的木櫃與瓷盤,年輕優雅的店員在Apple Macbook前和客人有說有笑。

同樣的店家,年輕與歲月紛紛在角落裡滋生與守候、分別散發著熱忱的烈火與文火,型態不同、然也只有不同的形態並存,才能熬煮出足夠層次的街市滋味。這不只是新舊文具店;西市場、海安路、神農街、風神廟,新和舊的並存都呈現出多元台南的面貌。

此次台南行真的給了小編很美好的台南映像,
希望這裡的多元的滋味日復一日,如常地燉煮下去。



【聽旅行 ‧ 台南延伸閱讀】

尋味 台南書香 │假日去哪玩







Follow us on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hearhere.tw

追蹤我們的粉絲團,聽更多精彩有趣的故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