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3日 星期六

【台北城市散步】文青一下午,台北南區的波希米亞式生活 │ 達人帶路




某個仲夏日,參與了台北城市散步由黃威融老師帶領的台北文青南區路線,
學生時期就讀台大、之後定居南區,黃威融老師的生活可說與南區密不可分!

這位曾任多本雜誌總編輯、雜誌顧問的文青祖師爺,
強調想過“波西米亞”式的生活,選南區就對啦!



(編按:牛津字典將"波希米亞 bohemian"定義為“不受社會習俗約束的人,尤以藝術家或作家為甚”)


這趟行程,就是他平日悠晃南區的路線,
也補充了一些新生代所不知道的“遺址”,一起來看看吧!!


當天的起點是微光咖啡,黃威融口中承接“挪威森林”的低調咖啡館,
位於捷運台電大樓站附近。


老闆余知奇以前在咖啡廳打工,之後考了個SCAA(美國精品咖啡協會)認證,開了自己的咖啡廳。微光對品質之講究不只在咖啡,餐點的評價據說也頗不錯。那裡提供很多手沖單品也販賣咖啡豆,外帶咖啡的價格是五折,是很少見的誠意價格呢!

繼續往前走,會到羅斯福路三段,溫州公園旁,有間頗具風味的希臘左巴,提供異國餐點。他們的店名來自於一本文學著作。

走著走著,會遇到魯米爺,裝潢以沈穩的木製風格,黃威融說這個貼滿電影海報的美觀店面時常被借去外拍。(拍攝照片非同天,大家別被跳躍的天色嚇到XD)


繼續在羅斯福路三段走著會看到PICA PICA,野餐咖啡的二店,溫暖的木頭鄉村風,招牌焦糖肉桂捲,免費插座,自由工作者的窩居地。


往鄰近的溫州街步行,可看到帶有法式小酒館風味的café bastille,裏頭販賣多樣化的比利時啤酒,下午晚上去各有風味。




而他附近的雪可屋,開店於1992年,是當地碩果僅存的元老級的店家。
雪可屋採用公平貿易咖啡豆,且店內有販售。
特色之一是老闆蒐集非常多爵士樂黑膠唱片。



提到這個地區的元老店家,黃威融說到了他大學時期的回憶─挪威森林。
(photocredit- Be...網誌 民國99台灣久久-百年濃醇 人文咖啡飄香) 
挪威森林於1993年開業,是當時義式咖啡店的先驅。原先店址就在巴士底咖啡的對面,現為一間服飾店面。

老闆阿寬曾說”喜歡自己的咖啡館勝過咖啡”,經營這間店廣交各方好友,黃威融即說自己與大學時期以來的摯友馬世芳以前就愛往挪威森林跑,聽阿寬放的音樂,與他閒聊。

據說,阿寬是有感於近年來的消費者來店筆電+耳機的配備,讓咖啡店不是從前那樣、與客人自在互動結識的空間,進而自主歇業。之後他與1976阿凱在臺電大樓旁開了間新店,便是年輕世代熟悉的海邊的卡夫卡,店名同樣取於村上春樹的小說,後面會簡介。

向台電大樓的方向往外走,到達藝文意味濃厚的書店區。


黃威融首先介紹的是結構群,在大型書店林立的這裡,位於小巷內的結構群顯得小巧的多




販賣簡體書的它每周以船運方式進貨新書籍。最大特色就是快速,讓它養成一批固定顧客群。裏頭販賣的書大多偏學術性,很多是教授薦購的書籍。書的種類也頗單純,面外的落地玻璃邊放的是哲學、文史、藝術等,店內最裏側是法學,此外也有販賣英文考試用書。不過因為速度快,結構群書價也偏高,是書上寫的價格(人民幣)的六倍(通常是四倍左右)。

三步之遙,誠品台大店的樓上,除了綠蓋外其實還有另一間簡體書店 - 若水堂。(要從巷子搭電梯上四樓喔)若水堂是連鎖書店,店面明亮溫暖。


這裡書種齊全繁多,從哲學、寫作指導書、文學,到醫學、工業學、建築學,真的無奇不有。黃威融提到這裏也有比較多關於拉美、東歐等地區的書籍,都是在繁體書是很缺乏的書群。除此之外,他覺得要從高處眺望台大,若水堂是最好的選擇!

誠品台大店

政大書城與誠品都是連鎖書店,前者多年前的開設帶動臺電大樓一帶的文藝風氣,書的排列方式是按照出版社,而非書種,對一些專業人士來說比較好找書。

黃威融也頗推薦誠品台大店,認為台大店很有自己風格,書的擺放和其他家不一樣,會針對青春族群做調整。

黃威融強調,逛書店是重要的生活體驗,因為我們不知道會遇見甚麼樣的書、激發出怎麼樣的自己。雖然網路訂書很方便,不過與逛書店的感受完全無法相比。他也覺得書店的存在非常重要,能為社區帶來潛移默化的正面影響。

隔著羅斯福路與政大書城相望的,是海邊的卡夫卡及河岸留言。































海邊的卡夫卡成立於2005,是知名藝文空間,
由1976主唱阿凱與原挪威森林老闆阿寬等人開設。

店面位於二樓,寬敞舒適,下午空間明亮,晚上充滿氣氛。店內貼滿樂團、電影海報,賞心悅目到不行。一上來左方是書櫃及置放文宣的地方;右方則緊鄰DJ台,與老闆的豪華CD櫃,收藏量真是讓人看了就非常嗨。





























真是非常驚人的數量,上面搖滾樂絕對比five big 還齊全~讓我開始發夢某天也能擁有自己的巨大唱片櫃~><

白色的CD柱則擺放販賣的獨立音樂專輯。

海邊的卡夫卡每個月的週末會舉辦大約3~4次的不插電小型演唱會,且周末開店到兩點,可說是文青必來的集散地。





開在他樓下的河岸留言成立至今已十四年,是台灣live音樂演出的知名場地之一。他們的宗旨是” 將底層的音樂文化,推展到一個成熟的舞台”。除了給予新生代表演者舞台發揮,也逐漸擴大規模,在08年新成立了西門展演區。從高中生的熱音成發到國際級的巨星,來這邊都看得到。他們也設立了河岸音造,為抱持音樂夢的人們提供培訓課程喔!

 走到台電大樓後,我們開始折返,殺回溫州街。

 從前溫州街一帶區是台大教職員宿舍,形成連綿的日式建築群。知名作家林文月老師的作品“從溫州街到溫州街”就是在描述她分別住在十八巷與七十四巷的兩位老師的摯深情誼。現在那一帶的矮房都已拆除,改建為公寓大廈,唯52巷還留下了幾戶老房。



雖然還留存,且部分矮房尚有人居於其中,但近年來都更的聲音一直沒歇過,台大校方先前對都更這事回應“沒有意見”,引起大批學生和有識之士擔憂,進而聯署保留老屋。

他們主張老屋可修建做為文創或社區營造等用途,有青田七六等先例,拆屋絕不該是老屋必然的命運。相信走訪溫州街52巷一帶的人,都曾為那幢幢隱居於樹蔭中的舊時代記憶駐足。希望十年二十年後走訪,能看見的是新生而生氣蓬勃的他們,而非索然無味又冷冰冰的水泥建物。




隔一條巷,黃威融帶我們來到好氏。

好氏06年成立於北京,一開始是代理台灣設計師,幫他們推銷產品到中國。近年回國發展,專做品牌研究,故名為好氏品牌研究室。

他們為品牌設計專屬的形象規劃,合作對象從大公司到小企業都有。這家位於溫州街的咖啡館,大概是是好氏在台灣的基地吧!一進門就是各家品牌的產品展區,很多特別的設計品讓人忍不住會想細看下方的說明。



好氏整家店的風格也非常“實驗性質”,黑白磁磚的復古風味、以實驗器材為餐具(燒杯取代馬克杯、攪拌棒是玻璃材質...),絕對是特別的用餐體驗。

過了好氏,前方就是建國高速公路了, 過了馬路可以抵達泰順街。
黃威融說,泰順街是連結台大師大重要的道路,
臺師大的學生們不會走羅斯福路,而是走新民國小旁的這條小巷。


泰順街邊的高宅,羅曼羅蘭大廈,是台灣名導楊德昌遺作《一 一》的場景之一。


雖然我現在看來不覺得突出,黃威融說當年羅曼羅蘭大廈可是這一帶數一數二的豪宅。《一 一》的拍攝讓”羅曼羅蘭大廈”這個理應隨時間淡去的名字永遠留存了,楊導也因此片獲得坎城影展最佳導演。

《一 一》講述在台北生活的一個普通家庭(羅曼羅蘭大廈正是他們的居所),因婆婆生病,被醫護人員要求要輪流與她對話。劇中各個腳色代表人的一生中的各年齡層,由與婆婆對話的內容,道出每個人生階段遭遇的問題。看完一一,彷彿看盡了一生。

多鬆“遺跡”,在師大事件風波中曾做的努力
黃威融此行也提及很多過往咖啡店的“遺跡”,包括慕哲咖啡(+永樂座)、挪威森林、多鬆、鹹花生,等昔日經典文青咖啡館,現今都已不在這裏了。

鹹花生在店面租約到期後,移往大稻埕,現在結合西點麵包,有另一番發展 。


當時開在鹹花生對面的多鬆,也是各藝文界人士的集散地。老闆娘承接“夜班咖啡”的店面,也承襲了凌晨四點的關門時間,收容了不少孤獨的夜貓。在菸害防治法還未下來時,眾人可一同在室內吞雲吐霧,咖啡館白煙漫漫,真是現在的我難以想見的情景。老闆娘之後轉讓店面給一名熟客,除了沒了菸氣(菸害防治法),多鬆風格未變,不過也在2012年收了攤。再來,據說另一名熟客因喜愛多鬆,而開了一家承襲多鬆風味的咖啡店,也就是位在古亭的早秋咖啡店。



慕哲遺址
而原先位於泰順街的慕哲,自許成為台灣的地下沙龍,經常性舉辦各式論壇,文青常在這高談闊論。惜因位於住宅區巷弄,油煙與嘈雜的問題影響住戶,而遷往善導寺,現在依然幾乎天天舉辦各式論壇。

黃威融認為,居民如果希望地方發展,容納特色店家是一條很快的途徑,但店家也必須努力與社區達成平衡。他認為繼中山、公館後,下個文化亮點,應該會出現在六張犁那一帶。現在中山等地店面租金都非常高(我某次去買可麗餅,還聽到旁邊的服飾店員跟老闆娘抱怨這件事...),新興創業的年輕人開始轉往地價較低的六張犁,發展指日可待。



而不在黃威融此次的路線圖裡,但黃威融特別提及的永樂座,原本坐落於慕哲咖啡館的地下室,慕哲遷移,永樂座也搬遷過多次。

永樂座的老闆娘石芳瑜原本是文字工作者與行銷專員,之後生了孩子辭職在家當主婦,並繼續從事翻譯等接案工作。幾年下來不禁困乏,便動了開書店的念頭。

初期雖一波三折,但一一克服搬遷、經營問題後,現在永樂座是成功的複合經營型態二手書店(店內亦有新書區喔~),除了店本身有販賣餐點咖啡、也與設計者合作,販賣文創商品。



永樂座更是常與作家合作、舉辦新書發表會,或是電影放映會、座談會等等,是藝文人士常匯集的場所。


跳回師大商圈,位於浦城街的舊香居,是個空間明亮,別有氣氛的二手書店。

但二手書店可不足以形容這裡,由老闆娘父親開書店時期累積下的龐大書量、加上老闆娘喜收藏古書,讓我第一次到了舊香居,覺得像座收藏館一樣!

深色木頭的風格、舊香居這樣美的名字,都更加深它獨特的風味。舊香居裡頭很多珍貴的收藏品是不做販賣的,而最大宗的舊書群是台灣、中國的歷史與論文,也有國內外文學、電影、心理學的區塊。書價標在最後一面,看到比原書價更高的價格可不要驚訝,因為舊香居不只以書況標價,一些絕版、舊版的書價值反而更高。黃威融也提及過,很多國家如日本都是將舊書當寶的。舊書保留了過往時代的一部份,我們或許無法回去那個年代,但在翻開舊書、或播放舊專輯的時刻中,彷彿它的氣味、緩緩流出的旋律,能打造出一個小結界,讓我們這大概就是收藏者會不停追求舊物的始衷吧。


走走走,要來到最後的幾個點了喔~

號稱一夜干專門的屋台!!!
 (編按:北海道漁夫發明的保存魚的方法。大致流程是先將魚清乾淨,將他浸泡鹽水,再風乾整夜,整個流程過後可以讓魚更緊實鮮美)

小小店面位於金山南路上,不提招牌一夜干料理,光老闆阿威本身就是屋台的一大特色!

阿威習料理是無師自通,看數十本書、親自海釣好幾年、並嘗試各種料理方法,據說他做的一夜干連日本師傅都讚不絕口。阿威個性豪邁隨興,喜愛跟客人打交道,黃威融強調這樣的店,比起一些連鎖、服務周到的大餐廳更有靈魂的多,就是因為人與人之間真誠的連結,是大店絕不會有的。




接著來到路線上的最後一個點,日楞咖啡。



咖啡廳這樣的文青窩居地,通常都是從下午開到晚上,可愛的日楞反其道而行,早上八點半就開,營業只到晚上六點半(或五點半、八點半,貌似會更動),所以日楞最有名的是早午餐。

日楞提供的餐點採用臺灣在地食材,無論是店內的黑板上或是MENU上都有標示食材的來源,不只以實際行動支持本土小農,也讓顧客吃得心安。

而店內也販賣新鮮食材,整體給人一股健康的清新氣息,除此之外,日楞也跨足文創,目前有小劇場的演出。海日楞(hi日楞)是蒙古語中"去愛"的意思,日楞堅持的愛環境、愛土地,正向的理念加上美味又獨特的餐點,讓他擄獲不少顧客的心呢。





最後小編來加個碼,一樣是不在當天路線,但黃威融力推的紀州庵~



紀州庵是從日治時期保存至今的建物。原先是平松家族開設的料理屋,但戰後此區被國民政府接收,改為公有宿舍區。作家王文興少時便居於此,他的作品“家變”亦是以此為背景。

而現紀州庵已是市定古蹟,開放參觀。新設立在旁的則是多元化經營的文創書店—紀州庵文學森林。


定期辦展、開辦課程、舉行講座,與讀冊等機構合作,提供相當豐富的文學活動!!

文學森林的一樓是咖啡廳、展區、與書區。書區小而美,有專放洪範書局等老書局的書架、靠牆則是為香港與台灣的獨立書局開設的空間,提供一般大書局少見的選擇。紀州庵的二樓便是平時舉辦活動的場地,每期都有新的活動,對文學有興趣的朋友真的不能錯過這裡啊!

哇!真是霹哩啪拉的走完很多地方吧!

很多地方可能已經很熟悉,但不曾踏入裡頭吧?都是非常值得去的地方唷!

這趟路讓路癡如我總算敢捨棄羅斯福路,改從小巷往返台電大樓跟公館,發現了很多以前沒機會遇到的好店,就算不念台師大有空也可以來挖挖寶~不知道各位看完有沒有覺得南區是台北最適合波希米亞式生活的一帶呢?可以自己去體驗看看囉~



【聽旅行 ‧ 文青的延伸閱讀】

【聽旅行精選】全台咖啡廳精選|Part1-基隆、新北、台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