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6日 星期三

藏在巷弄裡,鹽續傳埕甜美舊時光 │ 假日小旅行



老鹽埕,新風華。

鹽埕在1939年取代哈瑪星成為市政府所在地,一直到1992年。
並且有高雄第一座電影院,第一家咖啡館,高雄市各行業最老的店號,大多是位於鹽埕區。昔日鹽埕可以說是繁榮光采,不過隨著時間來到1970年代,這裡漸漸地自發展顛峰往下走。


曾經蓬勃的產業在現代沒落了,曾經應接不暇的旅店閒置了,但同時,鹽埕新一代的青年也長好了羽翼,他們對成長的土地,除了靜定地看其在現實裡的傾衰,還有一種熱切的愛。鹽埕對他們來說,承載了令人懷念的老時光;自長輩手裡接下的老厝,他們真誠地,創意地為過去光華的資產,在現代中找到逆勢而上的新風。


克朗德美術館

從旅社到美術館,這一棟老房子,看鹽程繁華起落。

這是屋主的起家厝,走在時光進程的步子,裡面慢慢地悄悄地萌生了,青翠的藝術靈魂。
鹽埕興,落,又復興,而旅社,以皇冠為名,從一房難求到閒置。

新生代的芽抽高成樹,綠意蔓延至無聊許久的老房子。


一點一敲,一點一點整,綠色的氣息讓老房子又恢復了生氣
它擺出自己好久沒用的棗紅色的沙發椅、撥盤電話機 、黑白電視機




在藝術裡,復古永遠有一席之地。
在新的機能和格局裡,年長的物件們一個個採五零年代的姿態,古意地十分優雅,旅社的停憩悠閑感還繼續著。雖然皇冠已不復存,這裡本來美好的性質並沒有消失,就像用耐人尋味的新名字。

藏起金華時光,這裡曾有的怡然閑雅,還淡淡的在空氣裡,呼應著綠意。

高雄歷史博物館

 


關於地方,除了自己居住熟悉的日常活動區域和曾經造訪過的地點,若是要描述一個範圍內的全貌,不只是空間上的,還有時間上的。

譬如,身為高雄人,如果被問及高雄是個怎麼樣的地方,要怎麼回答呢?


高雄很熱!

然後,自己居住地附近介紹,還有幾個去過的地方的印象。但高雄其他還暗著的還沒有亮回憶的光的地方,就像被山嵐遮住的一部分山體,是我們對一個地方籠統印象的構成元素。
但已經過去的我們無法參與,還未竟的也沒辦法一一查訪,這個問題最有效率的參考解答。


在博物館裡高小雄的家



這是一個以輕鬆的  互動式的展覽,針對小孩子介紹高雄的主要特色,譬如著名景點與名稱的配對卡,旗山香蕉、甲仙芋頭的試聞孔,配合文字說明簡單詼諧,可以很快地得到一個完整的概覽,很適合小高雄參觀,大高雄惡補。

博物館裡有另一個常設展,則用較為肅穆的口吻,冷澈地檢視剖析二二八事件,這裡身為歷史現場的一部分,詳實地呈現事件的時代因素和歷史意義。

在生活的平坦裡走進高雄歷史博物館,高雄的地景面貌完整地浮出,對高雄的記憶也添歷史的厚度。

二二八和平紀念公園


這個公園,曾經聽見二二八的槍鳴,曾經大火遍身繁華傾杞。


這塊多災多難的園地摸索著身分的訂定,愛河水日夜在它身邊流經,它嚮往起原來單純的本質,從商場公園複合機能到紀念哀悼暨運動休憩


它恢復成一種陪伴,居民來此散步閒聊,林蔭小徑綠樹蓊鬱,松鼠活力充沛地跳躍其間
這裡以擦新的原本樣貌,靜定地看歷史來去。

Do good coffee


在駁二藝術文化園區的小邊角,不若附近藝術設計爭奇鬥艷,有一個簡單舒服空間


格局落落大方,把一個不算大的地方規劃得明亮寬敞,基調簡約質樸卻不單調,個個構成物件耐人尋味,既禁得起個別觀賞、在神遊中凝視迷失,各種素材互相襯托彼此,有一種對仗般的美感。


素雅的灰色水泥牆面,拼接保留原來的紅磚砌牆,不可思議地搭配。
手感風字跡的菜單寫在,工作檯背後一大面黑色靜斂的黑板牆,與店面的落地玻璃一沉靜一明澈地對映著。



溫暖厚實卻不笨重的木頭門,則與相同材質的座位桌面,和草地色的又軟又不會使人散漫的椅子,帶有自然舒服的況味。
老闆和老闆娘就像他們經營出的空間一樣,給人一種舒適自在的感覺,上門的客人就像來到朋友家,而且是一個很會煮咖啡的朋友家,一邊喝著一邊聊著最近身邊有趣的事,分享烹飪的成果和心得,分享巷弄裡的美食,分享生活。


這裡流動著暖暖的愉快,也有放鬆得令人度估的效果,那也正是do good的互動理念。

對話,是這裡的哲學,空間裡的元素對話著,對比的卻能和諧錯落,主客之間閒聊談天,讓原本的關係界線融散模糊,變得像朋友一樣。老闆娘說:「因為開咖啡店,認識到很多不一樣的人。」而我們,也在do good認識很不一樣的你們。

愛河

一座修長的綠洲之於城市人的眼。


從駁二長長的步道散一個長長的步,最後會來到一處相當美麗的境地。她一直以來是從地方姓名,如打狗川、高雄川,最近定名為愛河。愛作為名字,或許俗氣,但身為一條河川,倒也大家閨秀。她經歷整治,現在顯得相當清新好看,給人一種欣欣向榮的年輕氣息。

她從沒有一天穿過重複的衣服,她有數不盡不同的藍色、碧色、也有兩色各參的,有沉定的苔綠、甜美的玉綠、蔚藍、普魯士藍、天空藍的幾件上有雲朵的圖樣。當天空披上暗色的斗篷,她也換上以岸邊橋邊的照明織成的晚禮服,雖然是同一件,每天看卻都不太一樣。


人們繞著河畔步道散步、慢跑、或騎腳踏車。早晨的時候,中學的孩子身穿亮黃色運動服一圈又一圈地跑,十分朝氣

有時看來到她身邊取一瓢清玉色的寧靜的人們,步道邊的木椅上,那一方與塵絕緣的屏障,人們可以一屁股坐下,眼裡飽覽幽幽水色,恣意暢然發怔。那時我感到我們的屬性的必須存在,人們在地上活著,難免有時會有視野乾巴巴硬梆梆,渴望另一種景色之感,需要這種狀態的徐徐流動具象化時間,需要一點柔軟靈動的質地來置放目視。


在這附近走一走,生活,悠悠地回來了。

參捌旅居3080s

一間有很特別遺傳基因的民宿,那古老的美麗,堅韌地從30年代開始到現在仍繼續著。


正美禮服,是參捌旅居的前身,是第一代(外婆)夢想的結晶。


前後兩次至日本深造數年,之後帶給鹽埕新娘一件件風華絕代的禮服。除了禮服,漸漸地服務涵括妝髮、攝影,成為南部婚紗業的先驅。

外婆的孫子,也就是現在旅居的主人,記憶裡還留著小時候對80年代的鹽埕印象,在正美禮服搬遷而留下的閒置空間,想做些甚麼。

由於建築體本身狹長,為了引入光線和使空氣流通,整棟鑿了4個天井,從遠處看,建築變得縷空輕盈;而站在裡面,多處使用大面積的透明牆,和室外的光互動著。


內部空間裡保留著舊時光的元素與韻致,像是扇形籐椅、一列梳妝抽屜和檯面、婚紗樣本、還有仍會定時咚的日式老時鐘;這些老物件,就跟那一件還婀娜多姿的禮服,一起成為空間裡最有風味的裝飾,也在時間進程裡,繼續理直氣壯地找到定位和價值。


引進來清新的光,留下來的時光身影,如同典雅的古董禮服,回首時嫣然一笑。

沙普羅糕點小舖

在鹽埕的小街巷裡,我就這麼站在沙普羅店前看了好一會,遲遲不願離去。


這間糕點小舖也可以說是工坊,因為整間店小小的於是規畫得簡單:左邊一個玻璃冰箱擺蛋糕,右邊就是老闆live做蛋糕的空間。在蛋糕製作和客人之間,只有一扇開放的玻璃窗口,讓我這個看甜點製作迷如探得一桃源祕境。不只結實存在著,老闆跟老闆娘就像朋友一樣和客人閒聊搭話,不只買到好吃的東西,還有好心情。

沙普羅斜對面的三郎麵包店是老闆父親的店,三郎日文發音為sapulo,音譯沙普羅,即為店名的由來。為了好就近照應,店就開在自己老家旁。
小時候在開麵包店的家,老闆其實對烘焙沒有特別興趣,只是會幫忙扛扛箱子、搬搬吐司。不過因為就業當前仍然沒有想法,於是開始拜師學藝,之後在各大飯店當甜點師傅,在期間累積歷練,也遇到了老闆娘。兩人愛情故事的軌跡已難考證,因為雙方都堅持被追的是自己,不過可以確定的是,有一個可愛小女孩的夫妻,雖然年輕,卻已經有老夫老妻的互動,非常逗趣。

        
小女孩看著爸爸每天做蛋糕,還做出了一項觀察洞見,因為天天做,原本覺得做蛋糕很有趣的爸爸也會覺得無聊;不過對一切既來之則安之,從職涯選擇、起店名、到店面格局規劃都是套用順勢而為的哲學,豁達處之的老闆,去做去遇到問題去想然後去解決,各種事情都好像一塊蛋糕。

高雄市電影館



在鹽埕埔新樂街尾,正對著愛河,矗立著一棟端正、沉穩(雖然好像有些頭重腳輕)、灰色的建築。
這裡是高雄市電影館,也叫電影圖書館,是高雄有特別分類圖書館系列之一(像是大東藝術圖書館、高雄文學館)。電影館播映的主要是較小眾、前衛、以及國際影展系列佳片,透過影像探索深刻複雜的議題,細膩地觀察攝錄人性等的電影。


一樓首先有輕食咖啡空間,在視聽感官被營養餵哺之前,可以先填些咖啡香氣、三明治,全面地享受電影之旅。一旁書架是成排的電影、影視相關出版品,每一本都是質量兼顧、值得細讀精研。往二樓的樓梯牆展列在高雄拍過的電影記錄,可以看出此地藉由影像認同的成果。二樓為放映室,以及一書櫃的電影相關原文書,非常紮實地要經營推廣影像藝術文化。

    

電影圖書館也提供限館內閱覽的電影,蒐羅五花八門的各種新舊經典片,可以相約三五好友一同觀賞。


光榮碼頭

5060年代,還沒有高樓大廈,火車還跑在附近,光榮碼頭是金門新兵的起點。那時當兵相當辛苦,金門的尤甚,到當地必須挖坑道駐紮,台灣外島的山幾乎是砂崗岩,堅硬難鑿,進行爆破傷亡為國捐軀者時有所聞,而大幸退伍者則光榮返回,於是稱作光榮碼頭。



站哨碼頭的一位保全大哥,當年也是從光榮碼頭出發當兵,「那時候這裡很漂亮,沒有甚麼漢神、85大樓,這裡都是平房。」「現在都是工地,10年後你再來會很漂亮。」

        
碼頭的風勁颯爽,大哥看著同一片水域,回憶起自己當兵的事,我聽的有時驚訝有時一愣一愣,大哥會停下來問「我這樣說你懂不懂了」,如果我又接著問,大哥每次解釋就會用「也就是說…」開頭。曾經游泳到廈門出任務啦、出任務要打針時候到了沒回來就會七孔暴斃啦、其實出任務就是去看電影拿電影票根、瓶蓋等的啦,對我來說就好像傳奇般的遙遠。不過大意也就是說總是平安光榮回來了。

新濱碼頭藝術空間


這裡,沒有一絲裝飾意味,只有地面的暗色木紋和單純的牆白,作為展覽空間,就像一張白紙一樣相當合宜適恰。這樣的留白,是藝術最完美的起點。


一群高雄在地的藝術家,經營10多年,為了那微小卻也存在的聲音,自己的他人的,開拓了一境荒原、自力殺出了一條路。理念是能收納各種聲音,在別處不被聽見的、微弱的、該被放送的,這裡有容百家爭鳴的肚量,充滿著自由和想法。
自由,因為只要提出申請,不限任何形式、只要搬得進門,傳達任何想法的作品,都可以在這裡大聲地表達。

除了以藝術的形式,這裡也不定期作為哲學星期五的場地,銜接國外沙龍之風,以哲學的思維切入周遭議題,看見更接近本質的事件,行至遠處期能從思考根基上,邀請更多人對自己的公民身分更有覺知。
這個藝術空間,不同於藝廊、美術館,有流入商業考量之虞,是完全真誠而清新的場域。不只代表了高雄藝術文化厚度的累積成熟,也作為一個將藝術、哲學在思想上實務化的空間。


鹽埕,因居住生長其上念舊的人們,在自己本身找到新價值和過去的樣子互動和現在的身旁對話在美

念舊的鹽埕人。





更多好玩的資訊都在聽。旅行

更多即時訊息都在聽。旅行粉絲專頁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