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11日 星期五

民主自由的基地 殷海光故居 │ 假日小旅行


2014年的3月18號
因為服貿爭議,青年開始參與公民運動、關心公眾議題
而歷時24天,在4月10號下午太陽花學運從立院退場
無論是支持或反對,太陽花學運都代表了民主的一個里程碑



而小編走在溫州街上
和煦的陽光灑落,我轉進殷海光先生故居


殷海光先生是60年代追求民主自由的先驅
歷史不斷推進
時代的滾輪背負著前人的壯烈

也因為有前人的壯烈
我們才能站在他們的肩膀上
學習如何看得更高更遠


溫州街十八巷十六弄,好像進入了一個完全不同的空間
這裡的靜謐把不遠處的喧嘩全部隔絕在外


二零一二年被列為歷史建築的台大公共宿舍與殷海光故居的所在地
可惜的是台大公共宿舍的中央棟在一三年二月的一場大火中付之一炬
那次的火災險些波及到了殷海光故居。(按我試聽 殷海光故居)



大門上方爬滿了綠色藤蔓,土耳其藍的大門旁則掛上了「殷海光故居」的木牌

殷海光教授於民國四十五年後遷入這棟宿舍,而後由殷海光教授的學生,現台大中文系的梁榮茂教授以維護人身分申請遷入入住。





在殷海光教授入住之前,這棟宿舍除了日式的平房外,是一片荒蕪與成堆的垃圾。如今我們眼前所見的這片風景,翡翠綠的木造故居與眼前的小山丘、河與綠意,都是在殷教授入住之後,親手一鏟一鏟所挖掘建造的。(按我試聽 殷海光庭園造景)

殷夫人夏君璐女士在離開故居的三十二年後,再次回到這裡時,曾說過就好像剛買菜回來,感受不到這些年時光的流逝呢!


本名殷福生的殷教授,出生於一九一九年,也就是五四新文化運動的那年。晚年的殷教授自稱為五四之子,最重要的是殷教授也繼承了五四運動的西化、民主自由與科學的思想。

求學階段,對學習科目好惡分明的殷教授,對數學幾乎放棄,導致殷家父母一度覺得這兒子不是讀書的料,進而有了殷教授到食品店當學徒的插曲。

而殷教授除了哲學系教授的身份,他也是一位自由主義思想家、一位公共知識分子,不遺餘力的宣揚著自由主義,這小小的平房宿舍不知道曾擦撞出多少影響深遠的思想火花。


走進平房內,這裡就是原來的客廳,是殷海光與客人見面交談的地方,當年受到啟蒙老師金岳霖教授的影響,殷教授因而特別喜愛咖啡,偶而,殷教授會親自磨豆,煮杯咖啡招待來訪的客人。(按我試聽 殷海光故居 客廳)

此外,教授家拒絕一切如電視、電話或收音機等機械產品,據說是為了避免破壞寧靜的生活喔!



架子上的《自由中國》於一九四九年成立的自由中國,雷震為精神領袖、胡適為發行人,而殷教授則任主筆。(按我試聽 自由中國)

到了一九六零被迫停刊為止,共發行了十一年,殷教授在自由中國這本刊物中,曾發表了許多對台灣政治、民主自由與人權的言論,《自由中國》可謂是五零年代思想的啟蒙刊物。



小編注意到了窗上的兩封信,是殷教授寫給研究儒學的思想家韋政通先生的兩封信,一九六零年,發生了自由中國事件,當局藉由自由中國「企圖顛覆政府陰謀」的名義,逮捕擬籌組新黨的雷震等人,雖然殷教授當時躲過了牢獄之災,但仍可以在殷教授的字裡行間讀到那時複雜的心境。(按我試聽 窗上的信)


走著走著,到了書房
現在的書房被規劃為三個展覽區,展出一些教授當年的照片或文物
基於安全與溫度等理由被另外收藏,教授的遺物不放置於此



唯一的例外,是角落裡的那把鏟子,就是它!它就是當年教授申請宿舍被分配於此後,用來整理家園、建造了一方天地的那把深具意義的鏟子喔!(按我試聽 殷海光故居 書房)

三個展覽區的第一櫃:從深思淳厚到沉鬱浩蕩
殷教授相關的照片集,有與學生的合影,當年演講的記錄,以及和自由中國成員的合照。



其中有一張照片,殷教授已經因為胃癌末期,而切掉了一半的胃了,這是教授生前的最後一次的留影,不到五十歲的年紀,臉上卻有著不符合年紀的蒼老。


第二櫃理想的堅持與挫傷:殷先生的座右銘與其受政治迫害的相關紀錄,可以看做是那個時代裡知識分子對抗威權體制的縮影。


小編看到了殷教授別於常人的列出了整整十條座右銘,同時還不忘省思自己有做到幾條呢?殷海光教授對於自己的信念,總是非常認真的去實踐!


還有這封修改的密密麻麻的信,殷教授受到政治迫害而離開台大、離開了教職,離開了最愛的學生們。那是當時寫給台大錢思亮校長的一封信。

整封信無不表現出當學者受到政治迫害時的無奈,而這時殷教授只想找個安靜的地方繼續研究而已。

書房裡的第三櫃,是殷教授從中央日報到自由中國的紀錄
殷教授身為一個時代的異言者,一路以來伸張民主自由與反共言論,始終不畏強權而發聲。



還有呢,是殷教授寫給侄子殷樂意的信,這封信值得注意的地方是寫作的方式:殷教授有個習慣,是寫信時會中英文夾雜並用,據說是因為殷教授認為有時候這樣比較能表達他的意思,你覺得呢?


另外有兩封很特別的信,其中之一寫於一九五五年,是殷教授短期到哈佛進行訪問時,寫給愛因斯坦的信。



當時殷教授讀到一篇愛因斯坦先生的論文,後來進而為其翻譯,這封信就是用來向愛因斯坦先生尋求同意。第二封是殷教授十五歲時,閱讀了羅素的作品而受到啟蒙,但殷教授本身對於自由有不同見解而寫下了這封信。

看了這麼多信,是不是對於殷教授的博學與求知有更進一步認識呢?
小編邊往下一間房間移動,一邊想像著教授帶著怎麼樣的精神努力生活著。


在書房之後,便是主臥室。仔細一看,這主臥室怎麼好多窗戶、好多門呀,似乎少了點隱私?

生前最怕悶的殷教授在搬進這棟宿舍後,特別為屋子開了好幾扇大窗戶。


主臥室原有四個門,鄰近客廳的兩道門在當時外人來訪時,都是固定關著的,剛開放之初,殷教授的學生來參訪時,曾有感而發的說,終於看到當年的禁區了。


殷教授故居當初的最裡間,現在是殷教授的紀年影片的放映室,當年則是殷教授女兒殷文麗女士的房間。仔細瞧瞧,當年這個房間的出入口只有一個,代表如果要進出房間,小女孩勢必得先經過父母的房間。這樣的設計,想來也是那單純的年代裡才有的產物喔!


在當時那樣專制的年代裡,殷海光教授寫了許多反政府的文章,最終還是受到專制的迫害。自由中國事件爆發後,相關人士紛紛入獄,殷教授靠著在學術界的聲望而逃過一劫,但也開始了遭到監禁的日子。(按我試聽 殷海光晚年)

自由思想者殷海光教授,在如此的抑鬱寡歡之下,於一九六七年罹患了胃癌,更在兩年後離開了人世。


步出故居,小編心裡波濤洶湧
不論這次的學運如何
自由與民主從來都不是理所當然

而現在公民漸漸有了參與運動的意識
這些偉人烈士們不會被遺忘
相反地,時代襯托出他們生命的焠鍊,字字珠璣仍留腦中


更多殷海光先生的故事,就在聽‧旅行


------------相關資訊--------------------------------------------------------------------------------------------------------


殷海光故居怎麼去??

地址:台北市大安區溫州街18巷16弄1-1號




殷海光基金會(內有故居開放時間)
http://www.yin.org.tw/guang/?cat=20




更多殷海光先生的故事,就在聽‧旅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